读博期间那些后悔的事

05-31已围观评论

  人生 70 古来稀。作为一名大龄博士,毕业后蹉跎几年,人生就已然过半。回首半生,感慨万千。读博是一件既让人兴奋又备受折磨的时光,除了学位之外,我收获了知识、快乐和喜悦,也收获了沮丧、遗憾和后悔。

  今天就来聊聊读博期间那些后悔的事。

  01 学术

  既然是读博,那就先从学术讲起吧。

  第一件后悔的事,是直到写博士论文的时候才发现当初对很多文献的检索和阅读远远不够。有些关键文献,要么没找到,要么找到了却没仔细阅读。课题推进中的很多问题,其实文献里都描述过,就是因为自己没查找到没仔细读,绕了圈子,耽误时间。即便解决了的问题,很多也是靠运气,东碰西碰地得到想要的结果。

  读博时,心里有种无谓的自大,总觉得自己碰到的问题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没有人碰到过的,认为这些只能靠自己试。导师也说要多试错,先定位问题,再解决。于是我一周 80 多个小时都泡在实验室里,好像特别刻苦似的。现在看来,这个办法很不聪明。前人明明碰到过的,甚至解决了的问题,自己还在瞎试,全都是无用功。

  要知道,当代学术发展已经非常成熟,学术期刊和各类出版物非常多。几乎所有你碰到的问题,都有前人碰到过。哪怕不是完全一样,也总会有很接近很类似的。所以,精确地阅读文献对解决自己碰到的问题是至关重要的。

  具体地说,精确地阅读文献包括至少两个方面,第一是要查找所需要的文献,第二个是要仔仔细细地读完。很多人读文献很粗略,看看标题,看看 abstract,再看看文献里的图表,最后看看结论。这是不行的,很多关键信息只在正文里,甚至是 supporting information 中才有,一定要仔细读才能发现。

  可能也正是因为文献阅读不够,走了很多弯路,所以在我撰写博士论文的时候,发现在项目的关键问题处理上,有一些急于求成的地方。比如我记忆很深的一个反应是叠氮的取代,在我的底物上试了很多方法,都没做上去。为了尽快推进,我用了一个很丑陋的路线,多做了六七步反应来绕开这个叠氮的取代。这可能是常用的思路和方式。最后,项目算是完成了,但总觉得有缺憾。实际上,这个问题是有人解决过的,只是我没查到文献,不知道。虽然现在我不敢说试了文献中的方法就一定成,但一个项目中类似的情况这么多,总有能成的吧?

  其实这里面有个处理矛盾的问题。我们读博,肯定是要完成一个总的项目,这是我们的长远目标。但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可能对于某个小步骤上的一些探索,也会做出些非常有价值的工作。功利地说,就是大项目发大文章,小步骤解决得漂亮,可以发小文章。但我们在面对问题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一个小步骤上深挖,能不能挖出好东西来。于是常常患得患失,如食鸡肋。也许,这就是读博期间焦虑的原因之一吧。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这个矛盾该如何平衡,可能要靠运气?或者靠学术直觉?大概多跟导师交流一下会比较好吧。

  02 生活

  聊完学术,该聊聊读博期间的生活。

  很多人都有兴趣爱好,很多人因为读博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我也是。这是我特别后悔的事情之一。

  我很喜欢踢球。博士刚开始的几年,工作太忙,几乎没踢过。踢一个小时球,连上前面准备加后面收拾,就奔着两个小时去了。万一受点小伤什么的,还得修养,比较花时间。这直接导致我读博头几年过劳肥,体重暴增三十斤。后来我发现体质实在下降太快,自己害怕了,挤时间每周运动一次,踢球一个半小时。

  很多博士并不是书呆子,人嘛,都有自己的爱好。我跟不少人交流过读博期间平衡学业和爱好的问题,发现不少人有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读博期间先放一放,等到工作以后再重新捡起来。对于这种想法,我只能说拿衣服!

  博士毕业后可能在学习和研究上花费的绝对时间减少了,但家庭和生活琐事带来的必要时间花费会指数级增加。到时候,恐怕更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怎么还能重拾爱好呢?过去说「社畜」,现在讲「打工人」,这两个词里似乎都带着点没有时间深耕自己爱好的意味。当然,这里的爱好可不是指打手游或者刷剧,咱们得整点不一样的。

  跟爱好有点相关的,就是社交参与度了。大多数放弃了自己爱好的博士生们,常常也不怎么参加社交活动,整天在实验室呆着。有些性格稍微内向的,几年下来,连隔壁实验室的人都认不全。人毕竟是社会动物,虽然搞定课题肯定要靠自己,但解决一些其他问题,或者跟课题有关的间接性的辅助工作,总是需要朋友嘛~~

  这里面暗示出博士培养的底层问题 —— 读博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完成一个项目,顺手发几篇论文?还是通过博士培养达到一个人的全面发展?我想,就算不从政治正确的角度说一些道貌岸然的话,很多人也更倾向于后者吧?

  所谓的全面发展,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学会跟人打交道。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学术上很厉害的大牛,绝大多数都非常 social,在社交方面的能力至少在平均线以上。哪怕有的人私下颐指气使,情商堪忧,但至少在公开的场合里,他们对社交规则的把握还是很到位的。而且当代学术发展是离不开学术交流的,如果从全人类学术发展的历史看,现在应该是学术交流最密集的时期,从这个角度讲,博士的培养中也应该包括跟人打交道,交朋友的能力。

  到这里,我们可以把兴趣爱好和社交活动合起来谈一下。读博士,爱好学术,爱好真理,爱好知识,肯定能在学术方面交到朋友。除此之外,通过共同的兴趣比如一起玩球,一起爬山,甚至一起逛博物馆听演唱会都可以交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不要简单把这些朋友看成是玩伴哦!在项目进展缓慢,情绪低落或者因为其他负面情绪而钻牛角尖儿的时候,这些朋友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帮助你 —— 搞不好会有再造之恩。

  03 论文

  最后,咱们未能免俗地聊聊论文。

  读博嘛,谁不希望尽可能多地发表论文呢。最起码的,很多高校对于博士毕业还有发表论文的硬指标。海外大多数高校理论上是没有这样的指标的,一个博士可以不发表任何论文就拿到学位。对于这个区别,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觉得特别不可思议。后来,一位我很敬重的教授解答了我的疑惑:博士为什么必须要发表期刊论文呢?毕业论文本身就是出版物,绝对比读博期间发表的任何期刊论文更详细更确切,对于毕业而言足够了。

  道理确实对极了!如果导师不太 push,很多人自己放松要求,边玩边拿到博士学位。但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个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即便抛开功利的视角,以务实的眼光去看待发表论文这个问题,我们的点滴成果,还是应该写成期刊论文发表。Forget IF. Screw it!

  期刊论文的撰写很考验一位博士对手头项目的理解,对驾驭科技语言的能力也是一次考验;稿件完成后,在 peer review 里会有匿名高手给出专业的意见,往往很有启发性;若是稿件有幸发表,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杂志,也能让学界其他人知道 —— 就算不争优先权,对整个学界也是有好处的。考虑到博士就业时候人才引进的方方面面,发表期刊论文的好处那就更多了。

  当然,发表论文也得取之有道。有的人喜欢把一些小成果,做一点就发一点,有一点就发一点;有的人则喜欢憋大招,发就要发好杂志,要么就别发。发表论文的节点如何选,是几乎每个实验室都会碰到的问题,有时候学生跟导师还会发生冲突,比如学生觉得可以发了,老师觉得课题还可以再做做,能发更高水平的期刊。这时就需要师生之间多多沟通了,刚好也是前面提到的跟人打交道的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咱们发论文,一定要诚实,不能耍滑头。比如我听说某个做材料的博士,用一个方法一口气烧了 80 多种新材料,然后他就每十来个发篇论文,一直到博士毕业读完博后还没发完。不少人认为这种发论文的方式非常聪明。有更会做计划的,能一直发到走上工作岗位。其实同行都不傻的,是不是灌水,人家都不用下载文章来看,看看标题,看一下 abstract 就知道。而且现在政府我提倡代表作制度,这些行文类似的小文章可能还会拉低别人给予的评价。

  这个世界上,不同人有不同的活法。对同样的游戏规则,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严格来说,灌水不属于学术不端,也没人管得了灌水论文。怎么说呢,取舍存乎一心吧。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专门采访了不同专业的多位博士,请他们分享一下读博期间后悔的事。非常意外的,竟然有大约一半的人说自己读博期间没有后悔的事。有的确实运气很好,做的也不是实验科学,轻轻松松拿到学位,读博很开心;有的则是读博期间非常努力,就算有不完的地方,有遗憾,现在回想起来也已经竭尽所能了,所以没什么可后悔的。

  这倒是启发我思考另一个问题:究竟怎样做,才能人生无悔?

  答案已经给出了 —— 你应该知道的。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