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说我冤枉她儿子,我却拿出证据跟他们摊牌了

06-22已围观评论

  1

  2019年3月中旬的一天,林美芳结束了在韩国一年的打工生活,回到国内。

  刚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她内心有些忐忑,担心儿子见到她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儿子站在卧室门口,一脸怯怯、生疏地看着她,并未开口叫一声“妈妈”。

  儿子长高了许多,模样也有些变了,美芳走过去想要抱起他,儿子躲闪开。美芳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

  她打开行李箱,把从韩国带来的礼物,一件件地分发给家中的每一个人。

  最后,当她把玩具递到儿子手中时,儿子只是淡淡瞟了两眼,便放到茶几上,回转身进卧室,继续玩他的电脑游戏去了。

  那一刻,美芳伤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有些恨,但不知道该恨自己,还是该恨老公侯强一家人。

  2

  美芳当初去韩国打工的决定,是源于两年前她发现老公出\轨的证据。

  那是一天晚上,儿子刚过完五岁生日,她在卧室哄儿子睡觉,老公侯强陪公婆在客厅看电视。无意中,她瞥见侯强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亮了一下,有一条暧昧的信息弹出来。

  出于强烈的好奇心,美芳拿起手机,只试了两次就解开了密码锁。然后,她看到侯强在微信里跟女同事的聊天记录。

  美芳气愤至极,没忍住火气,拿着手机跑去客厅质问侯强。当时,婆婆却在一旁轻描淡写地怪她小题大做:“你又没抓住他实质的东西,不要乱冤枉我儿子!”

  听到这番话,美芳更来气了,把手机递过去:“还要抓现行吗?你自己看看他手机,里面什么都有!”

  婆婆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扔到一边:“不看,我可不是没教养的人,喜欢偷看别人手机!”

  这下,有了亲妈的支持,侯强理直气壮地扯开嗓门冲美芳吼,说她是小题大做,说她不应该偷看手机,说她没事儿找事儿是故意挑茬吵架。

  一边说着,侯强一边用手指点着美芳,差点戳到她眼睛上。美芳躲开,同时拨拉开他的手,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侯强,他顺势抬手给了美芳一巴掌。

  那一刻,美芳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愣在原地好半天没缓过神儿来,有些懵,但脑海里却清晰地蹦出两个字——“离婚”!

  3

  第二天中午,美芳拿着拟好的离婚协议书让侯强签字,侯强只瞟了几眼上面的文字,便轻蔑道:“哼!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还想带走儿子?别做梦了,即便是起诉离婚,法官也不会把孩子判给无任何收入来源的一方!”

  那一刻,美芳才如梦方醒。想当初,她怀孕八个月就辞掉在商场的工作,到如今,儿子已经五岁了,她都未出去工作过一天。现在离婚,她拿什么资本去争夺儿子的抚养权?

  可是,若离婚不能带走儿子,美芳觉得今后的生活也不会快乐,想到这儿,她决定先解决好眼下的收入问题。

  几天后,美芳便通过以前同事的帮忙,在原商场找到一份销售女装的工作,这下有了稳定的收入。她以为可以理直气壮地谈离婚了,可侯强依然是轻蔑地嘲讽:“呵,想要带走儿子?你考虑过他很快就要上小学了吗?若是好一点的学校,都需要有房本证明的,你买得起房吗?”

  几句话点醒了美芳,看来,想要离婚带走儿子并不是那么容易!何况侯家三代单传,他们一定会找出各种理由来阻挠她。

  好吧!这是逼着自己像游戏中的打怪升级一样,一关关地走下去呀。

  美芳当然想要通关,因为她想赢!

  4

  于是,本来只是上半天班的她,为了攒够买一套房子的首付,就尽可能多地帮别人打替班。可是,一个月辛苦下来,也没多赚几个钱,毕竟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商场经营的大环境摆在那里。

  几个同事都知道美芳的离婚计划,可能是实在看不下去她这如同蜗牛般的赚钱速度了。一天,一个关系要好的姐妹告诉美芳说,不如学学她哥嫂当年去韩国打工,三年后回来,在小城全款买了一套房子。

  听同事这样说,美芳立刻有了兴趣,要来了同事嫂子的联系方式,详细询问了去韩国打工的具体事宜。

  然后,回到家中,她当然没有马上跟侯强说起这事儿,而是主动示好,冰释前嫌,让侯强误以为自己已经放弃了离婚的打算,她要跟他好好过日子。

  又过了几天,美芳才跟侯强提起想去韩国打工,因为要动用家里的存款,支付前期的中介费。

  美芳给老公画了一张大饼,假惺惺地告诉他,我去韩国打工是为了给家里换一所大房子、换学区房,努力不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侯强一开始有些犹豫,但听到美芳说,每个月可以往家里寄差不多两万块钱时,他眼睛亮了下,很快便同意拿出四万块钱的中介费。

  然后,经过了几个月的韩语强化学习后,2018年三月初的一天,美芳离开家前往韩国。

  临走时,她抱着儿子亲了又哭,舍不得离开,但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她擦干眼泪,拉起行李箱转身坐上出租车,任凭儿子在后面嘶声力竭地哭喊:“妈妈,妈妈”!

  她没有再回头!

  5

  美芳是在韩国济州岛的一家水产品加工厂工作,环境极其阴冷潮湿,而且,那边的工资也并没有像合同上所说的有多高,因为还要交各种保险费用,还有给中介的抽头,类似于“保护费”那种。

  工作虽然辛苦、虽然有各种不如意,但最初的一个月里,每隔几天美芳就可以通过手机跟儿子视频“见面”,是她莫大的安慰。

  只要看着儿子在网络那边甜甜地笑,她觉得一切困难都可以扛过去。

  当然,美芳并没有像当初约定的那样,每个月将赚的钱寄回到家里。

  因为这,侯强在电话里对她破口大骂,说她骗了他,还威胁说:“若没有钱寄回来,小心将来儿子不认你这个娘,不信走着瞧!”

  果然,从那之后,美芳若再想跟儿子视频通话,婆家人就会找出各种借口,阻挠她跟儿子“见面”。他们不是撒谎说孩子睡着了,就是说被爷爷带出门玩耍了,反正给出的理由千奇百怪。

  美芳在电话这边气得浑身发抖,痛斥侯强一家人做得太过份,竟然故意阻挠她跟儿子联络感情!

  她是真担心回国以后,孩子见了她不会再有亲昵。但幸好美芳跟中介只是签了一年合同,相信这一年很快便会过去的。

  6

  如今,美芳终于从韩国回来了。正如她所料,儿子见到她,没有欢心喜气,有的只是冷漠疏离,美芳在内心里能不恨婆家人吗?

  吃晚饭时,围着圆桌,儿子选择坐在奶奶身边。这一次,美芳早有心理准备,心态还算比较平和,她在心里默念到:不急,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她相信母子之间的缘分,那个纽带不会断!

  一家人饭吃到一半时,儿子突然用筷子粗暴地挨个盘子扒拉,那动作明显像是故意的,好像要引起大家对他的关注。

  美芳知道,儿子是想引起她的注意。毕竟自己在吃饭时一直没有理会他,更没有给他夹菜。

  只是这个举动让侯强火起,他用筷子重重地敲了儿子的手一下,这突然被父亲打了,儿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干嘛打孩子?非要吃饭时惹他哭!”

  美芳不高兴了,心疼儿子,使劲儿白了侯强一眼,便放下碗筷领着儿子去卧室哄他。

  关上门,儿子马上止住了哭,他拉着美芳的手走向书桌:“妈妈你来看,我画了好多画,都是关于我们一家人的。”

  儿子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画纸,美芳一张一张地翻看着,果然,大多是一家三口在一起的画面,也有的是两个人。

  美芳指着其中那个扎辫子的小人问:“她是谁,是你学校的小朋友吗?”

  “不是小朋友,是妈妈,是妈妈带我去公园玩儿。”

  美芳的眼泪“唰”地掉下来,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离开家去赚钱,是否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妈妈你怎么哭了,妈妈我想你!”

  儿子消瘦的身子依偎过来,又哭了,边哭边用小手帮妈妈擦眼泪。

  美芳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乖,宝贝儿,你不知道这一年妈妈有多想你!”

  7

  这时,美芳突然想起行李箱中还有给儿子带回的小零食,她去客厅把行李箱拖拽进来,见儿子手里又多了一个小本子:“妈妈,这是我写的日记,你偷偷地看,我都没让爸爸和爷爷奶奶看过。”

  美芳接过本子,让儿子自己去行李箱里翻找零食,她则拿着本子认真地读起来。

  那时儿子刚上小学,字写得歪歪扭扭,还有很多字不会写,用拼音标注了。看着那些文字挺费劲,但她依然能够把意思顺下来。

  美芳读着日记,越往后看,心越发紧,气得想骂人,她竭力克制着想要拉开门跟外面几个人大吵一架的冲动。

  儿子的日记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今天,我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家?爸爸说:妈妈去了韩国,她去那边享受了,她不管我了,只有爸爸和爷爷奶奶还照顾我。”

  “今天,奶奶说,妈妈不要我了,抛下我和爸爸走了,我不信。奶奶说,要不然她为什么不回来看你?也不寄钱回来给你花?”

  “今天,下雨,妈妈,韩国也下雨吗?妈妈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想妈妈。”

  小本子上满满记录了很多类似的内容,美芳不在家的那一年,婆家人就是这样在她儿子面前诋毁、挑拨他们母子关系的。而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没有把赚到的钱寄回家。

  在这之前的几年婚姻里,婆婆曾经屡次挑拨她跟侯强的关系,就已经让她见证了人性的恶。如今儿子的这些日记,又让美芳再一次刷新了对婆家人的认知。

  她装作不动声色,让儿子把日记放到她这边保管。

  是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

  8

  晚上,美芳把儿子哄睡后,再次拿出离婚协议书,去客厅当着公婆的面,跟侯强提出离婚。

  公婆先是惊愕的表情,随后马上反应过来。婆婆扭头对侯强道:“离就离,什么了不起的,孙子你不能带走。”

  美芳冷笑:“儿子我一定要带走,如果协商不成,那我就去起诉!”

  侯强嘲讽道:“你以为起诉就能赢吗?”

  美芳扬了扬手中的本子:“这里面的文字,你们有兴趣了解一下吗?”

  说完,还未等几个人做出回应,美芳便选择了几条内容读出来,听着听着,一家人脸上的表情越发尴尬了。

  “这本日记,完全可以证明你们没有资格将孩子带在身边,一个教育孩子仇视母亲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显然是不利的。”

  侯家人万万没想到,美芳能拿出这个杀手锏,这下都傻眼了,婆婆顿时栽倒在沙发上,捶着胸口喃喃道:“我不让孙子离开,不让。”

  侯强看到他妈妈这样子,赶紧上前抚住婆婆的心口,一下一下地帮她按摩。公公则怒气冲冠,用手指着美芳,让她立刻滚出家门。

  美芳冷眼看着一切,不气不恼地说:“你儿子不签字,我们还是夫妻,我怎么可以滚呢?”

  公公气得拍桌子,让侯强赶快在协议书上签字,婆婆则挣扎着起身阻拦:“不要签,不要签,不要让她带走孩子,我要孙子!”

  家里顿时乱成一锅粥,侯强心疼他妈,终于认怂了,他突然跪地痛哭,连扇自己几个耳光:“美芳,不要离婚了好吗?以前都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你就原谅我吧,只要不离婚,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看到侯强这番表白,那一瞬间,美芳竟然有些心软了,差一点就要收回离婚的决定,可脑海里突然又回想起之前那些年混乱不堪的日子。

  “不,我再也不想回到当初,去重复之前的生活了!”

  侯强见没有挽回的余地,他突然起身,顺手抄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就朝美芳刺过来,嘴里骂骂咧咧道:“你不让我一家人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安生。”

  见侯强疯狂冲过来的样子,美芳吓得尖叫,转身就往门口奔去。她很快打开门,来不及按亮楼道的灯,嘴里大喊着“救命”,慌不择路地往楼下跑。

  美芳当时穿着拖鞋,楼道又没有亮灯,她跑下几级台阶后,一脚踩空,顺着楼梯滚落,当时只感觉脑袋重重地磕到某种硬物上,后面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9

  美芳在医院醒来时,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妈妈在病房陪着她,说爸爸在家里帮带着孩子,让她放下心,只需在医院安心养伤好了。

  美芳很奇怪,公婆怎么会突然舍得主动把孩子交给她父母带。妈妈说:“是你公公送过来的,他说你婆婆住院了,侯强又出了车祸,腿骨折了,也在医院里。”

  “他不是想拿刀捅了我吗?怎么又突然出了车祸?”

  “谁知道呢?活该,也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帮你出气了吧!”妈妈恨恨地说:“要知道,当初送你来医院,还是你们邻居帮忙拨打的120。”

  原来,美芳跑下楼时呼喊的“救命”声,惊动了邻居。正是因为他们出手相救,她才没有在昏迷后被侯强继续用刀伤害。

  下午,警/察来到病房找美芳做笔录,她才知道,妈妈在她入院那天就报了警,只是由于自己一直昏迷着,警方才未及时来了解情况。

  通过与警/察的沟通,美芳也得知了侯强出车祸的真相。原来,那天自己入院后,侯强就去找他的那个女同事“诉说苦闷”去了。

  不成想,女方的丈夫提前回来,在外面疯狂地踹门,侯强慌不择路,从六楼窗户爬出去。他想顺着排雨管溜到地面,结果手臂没抓牢,中途直接摔了下去。

  他命倒没什么大碍,却摔断了一条腿,有人报了警,婆婆也因此急火攻心,住进了医院。

  10

  美芳出院后一个月,很快跟侯强办理了离婚手续,这次很顺利,婆家人没有任何阻挠。

  拾掇东西离开家,美芳特意把儿子带了过去,是想让公婆再看看孙子。

  当时,公婆抱着孙子直抹眼泪,美芳安慰他们说,等买好房子后,会告诉他们新家的地址,什么时候想孙子了,就可以随时来看看,他们永远是孩子的爷爷奶奶。

  后来,美芳听说,侯强的腿部手术做得并不是很成功。他带公婆来看孩子时,美芳也注意到,他走路是微跛的。

  美芳还听说,侯强老家的亲戚们说她忘恩负义,说她从韩国回来后赚了一点钱,就抛弃了腿有残疾的老公。

  听到这些传言,美芳笑笑,懒得解释,无论怎样,她终于用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儿子的抚养权,摆脱了与侯家人在一起的厌烦日子,过上了随心意的畅快生活!

  有能力远离那些给你生活添堵的人,这就够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