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怀疑自己的老公出了轨

10-14已围观评论
  01   赵喜刚进房间,甘兰一个枕头扔过去,赵喜皱了皱眉,将棉被照旧铺在地板上,甘兰看着他依旧年轻英俊的脸,再看看自己松弛下垂的肌肤和腰间因生过两个孩子而横生的赘肉,心里一阵悲凉,三十几岁的女人,容貌和身材打完对折还要打八折,男人却魅力依旧。   甘兰在和赵喜闹离婚,因为赵喜有出轨的迹象。   家里的车是甘兰的名字,车一直是赵喜开,甘兰手机却一连几次收到车子夜间在一个陌生小区的违章记录。   他工作单纯,基本是两点一线,没有理由一再去另一个小区违章。联想到他最近回家总是很晚,她起了疑心。在网上订购了录音笔安装在车上。   那天吃饭时她没有出来,赵喜去叫她,甘兰脸色苍白地坐在床上,她按下了开关,赵喜和女同事略显暧昧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赵喜瞬间面红耳赤,他掀开被子,抢过那支笔用力折成两段,狠命往地上掷去。   他的粗鲁让她震惊,同时悲伤地发现,她内心的慌乱比他更多。她已经在他营造的避风港内安然地决定过一辈子,却突然发现这个避风港并未像她想象的那样只为她一个人开放。   甘兰木然地说,这是我转录的。你毁得完吗?你以为你毁了,我就没有证据了吗?   赵喜铁青的脸扭曲着。他说她只是同事,因为公司有个新项目要上,她所在部门的工作由她和他对接,最近经常加班,晚了怕不安全,他便送她回去。   甘兰冷笑,这倒是个好借口,回去的路上调个情,再把女同事安全送到床上去。你应该向公司申请个优秀员工奖!不,应该叫团结同事奖!   甘兰说完手蒙在脸上哭起来,她坚决要离婚,不过赵喜不同意。于是甘兰每天晚上折腾赵喜,他已被逼在地板上睡了两周。   02   赵喜坚决不离婚的表态给了甘兰坚决闹离婚的勇气。她大学毕业不久就嫁给他,接连生了两个孩子,都没上过几天班。   离婚了,就算赵喜将房子给她,她能维持现在的生活水准吗?   一年带孩子老人两次国内游,一次出国游,儿子学钢琴、学街舞、还要学英语和奥数。就算他给抚养费,她负担一半,对她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她并不是真心想离婚,可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他,就算他没出轨,也要严打这种苗头,一个优秀的老公,一直是甘兰人生的全部追求,怎能不看牢点?   甘兰爸有心脏病,她不愿意爸妈操心,也不想让两个孩子知道。白天装作无事,晚上一回房便收拾赵喜。   每晚折腾到两三点他吃不消,他公司在赶项目,每天高强度的脑力劳动,回来还要接受几小时审问。   每次审问完,他倒头就睡。打鼾打得掀掉房顶。甘兰以前从未听到过他会打鼾,一直以来她太幸福了,从不曾失眠过。现在,她睁着大眼睛,整夜望着天花板睡不着。   03   甘兰睁着眼睛盘点自己的人生,她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找个能力强,对自已好的老公。女人,何必那么辛苦呢?   赵喜是她千挑万选的,他学历高,工作好,人长得帅气,最重要是,他脾气好,人老实。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老实就是缺点,可在一个优质男身上,老实就成了优点。这可以让甘兰处处拿捏得住他。   比如结婚前甘兰带他见自己一帮闺蜜,大家开他玩笑他居然会脸红。比如婚后,她有一次见到赵喜哥嫂哭穷,赵喜回家便将工资卡主动上交给她。   她觉得她功力才略施一二,他就服服帖帖。她活成了众人瞩目的幸福典范。   当然,她也是他精挑细选的女人,他是单亲家庭,他妈命苦,拉扯大赵喜兄弟俩后却得了重病,赵喜哥终生大事解决了,他却未成家,这成为她妈好最后一件心事。   赵喜不想将就,随便带个女人回去演戏,他严格按他妈的标准来选,要家庭和谐的,人品好,勤劳,学历和他匹配。   甘兰条条都符合,两人交往了半年他才带她回家。   那是冬天,进门时赵喜嫂子特意拿出一双新的毛线拖鞋,说是赵喜妈妈知道她要来亲手做的。拖鞋是带后跟的,穿着温暖舒适。   这是一个温馨洁净的家,赵喜哥嫂待人和气,她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一家人。   甘兰没把自己当外人,半年里和赵喜嫂子轮流照顾赵喜妈妈,帮她擦洗身体,换洗衣服。她过世前不久,用积蓄重金打下两只金手镯,给嫂嫂和甘兰一人一只。让他们好好过。   婚后甘兰生了两个儿子,清明节去给赵喜妈妈上坟,哥哥一家四口人,他们一家四口人,名字整整齐齐地刻在墓碑上,她觉得她的婚姻就犹如那石刻的字一样,牢固无比,无可更改。   04   甘兰毕业后也工作过一段时间。赵喜工资卡在她手上,每月房贷用他的公积金就够了,那张卡给了甘兰很大的安全感,同时也给了她对比。   自己起早贪黑一个月,工资不及他零头。拼尽全力就显得没什么意义。   她很快怀孕了,就更不想拼,孕期贫血让她头晕。她便请假在家养胎,第一个孩子生了,产假期满后甘兰去上班,孩子不肯吃奶瓶在家大哭,她挤奶不及时乳汁堵住引发了乳腺炎。   甘兰干脆辞了职。等老大上?儿园,老二又来了,于是便一直没工作。   她以为两个孩子、赵喜妈妈的嘱咐、自己父母的帮衬,加上她对赵喜的把控,这一条条牵绊已如绳索般将他们牢牢地捆在一起。却没想到老实的赵喜也会有这一出。   审问了半个月,她慢慢相信他确实没出轨,但她依然不放心,她前所未有地质疑自己的人生信条,她曾以为老公的挣钱能力等同于自己的。她曾以为一个好男人和适合的婚姻就足以保障自己幸福一辈子,在她婚姻濒临解体时,曾经坚信的一切开始动摇。   这晚她要他写保证书,保证如果离婚房子给他,车子给她,存款给她,抚养费要他全部负担。   赵喜上了一天班很累,叫他写什么就写什么,反正他不打算离婚,她争不争都是她的。   05   折腾到半夜才完,早上赵喜上班时甘兰才朦朦胧胧睡着。   甘兰沉入无边无际的梦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从鼾睡中的惊醒让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   赵喜哥哥慌乱地叫她赶紧去医院,赵喜出车祸了!   甘兰赶到医院时,赵喜已送进手术室。说是追尾一辆大卡车,右手卡住了,中指和无名指和小指保不住,得截掉!   甘兰听了浑身瘫软,她坐在椅子上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赵喜是搞IT的,少了两个指头他怎么工作?他没了工作怎么生活?   甘兰想起两周以来她痛恨到想将他撕成碎片,但真的发生这么血淋淋的事情,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心痛。   赵喜大哥大嫂不知道两人闹离婚的事,如果他们知道这一切是她造成的,他们会怎么看她?   赵喜手术后进了重症监护室,隔天允许一个家属进去探视十五分钟。   甘兰进去看他。赵喜眼里布满了血丝,甘兰一把握住他残存的左手,眼泪夺眶而出。他说用力抽出来,脸转向一边,说,哭什么,我没死,你不是想离婚吗?房子、车子、存款都写了协议全给你,你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   她想阻止他说下去,却泣不成声,赵喜说,别猫耗子假慈悲,这一切你不是都计划好了吗?你满意了吧!   甘兰想说,我不离婚,你都这样,我看谁还跟我抢。可心痛让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06   赵喜的伤口愈合快,追尾是他的责任,保险公司赔了点钱,他在家休养了几个月,公司那边原岗位回不去了,给他调了一个岗位,是个闲职。工资只有以前的零头,赵喜只能接受,公司没开他就已经够仁慈了。   可是看得见的伤可以愈合,看不见的伤却一直在流血。他在家变得沉默。他曾最爱和儿子做游戏,数一二三,把孩子抛到空中再接住,让孩子们咯咯咯大笑。可现在家里再也听不到他逗孩子玩的声音。   原本靠赵喜一个人的工资便可以过上舒适的生活,现在收入陡然降了一大半。公积金跟着降了,每月的房贷款就差一大截,存款虽然还有,但未来还漫长,甘兰只能节省开支。   旅游不去了,包包不买了,街不逛了。赵喜也不用加班了,每天下班回家呆坐在房里。   甘兰出去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好点的公司都要985或211的应届毕业生,要么有工作经验,她什么都没有。   最后去了一个私企上班,一周工作六天,工资只有三千多。这点钱不够她曾经买个一个包。职场的各种博弈、竞争、虚假却一点也不掺假。   养家糊口这条路还没迈出第一步,她就感到任务的艰巨。感觉到赵喜曾经的不易。在他为一家人的生存和幸福拼搏时,她在做什么?和他并肩前行,还是拖他后腿?   07   这天她下班回到房间,赵喜呆坐在一边,她工作了一天头晕脑涨,走进房间趴在床上动也不想动。   房门没关,她听见爸妈在厨房说话,说最近猪肉涨得好离谱,瘦肉三十五一斤了。甘兰想起最近爸妈都不敢买猪肉。有天炒了一盘回锅肉,儿子馋得不行,风卷残云般吃完了。   她觉得鼻头发酸。正在这时,啪地一声,赵喜愤怒地将鼠标摔在桌子上。原来他受伤后买了一个左手用的鼠标,用了几个月却仍然不顺手。   甘兰看到他颓然坐在窗前,下巴的胡渣凌乱,夕阳的光照在他蓬乱的头发上,一根白发在金黄的光照中固执地发出惨白的光。   她被一种愧疚的情绪抓住,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是她的任性吗?如果是,这任性来源于她的不自信。她终于明白,自信和底气只能靠自己给。   想要的生活得自己挣,想让爸妈不心痛地买猪肉,想让孩子的教育质量不打折!想让赵喜不再这样消沉下去,她就得行动起来。   她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将手搭在他肩上,他伸手推开,落寞地说道,我的手废了,给不了你幸福,我们离婚吧!   不!甘兰坚定地说,她拿出当初赵喜写的保证书,一张张撕成碎片,拉着赵喜来到厕所,她将碎片丢进抽水马桶,蓝色的水浮起又沉下去,将那些碎片全都带走。   她鼓起了从头开始的勇气,工作之余她不再去狂街消费,而是报名参加各种职业培训。   08   现在,晚上一挨枕头就鼾声震天的人换作是她了。好几次天亮醒来,看到赵喜满眼血丝,她靠过去,抱住他,赵喜不解,以前我没出轨,你天天闹着要离婚,为什么我现在残缺吧,你却不离了?   甘兰说,人生的兜兜转转给了她太多的启示,她以前没想到过他可能会变心,更没想过他还可能会失去让她依靠终生的能力。寄希望于别人改变命运的方式,看似最便捷的,却是风险最大的。   她终于明白,人生太漫长,充满变数,没有谁能让自己一劳永逸地获得幸福。除了自已。   甘兰忙得晕天黑地,赵喜也慢慢发生着变化,他装上了义肢,左手用鼠标也用得越来越好,还能打游戏。   他还报考了在职研究生,他工作后接触的都是最前沿的技术。现在调到了轻闲的部门,便调整职业规划,打算通过读研能进入管理岗位。   这一天,她回家,钥匙插在锁孔里,突然听到家里传来笑声,大宝和赵喜在数一二三!然后是小宝咯咯咯的笑声。她将头靠在门上,一动不动,生怕打断那久违的欢声笑语。   吱呀一声,门开了,甘兰一个趔趄撞进去,她的脸撞到赵喜结实的胸膛上。她将头埋进去,甘兰再一次沐浴在这个男人的庇佑下,第一次,他给她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第二次,他让她得懂得自立自强的价值。   现在的甘兰过上了另一种生活,这一次是共同承担生活的责任,是一起进步,是脚踏实地的幸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