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未来的你:有能力爱自己,有余力爱别人

02-22已围观评论

  零壹 被催促的人生,不是自己的

  疫情之后,已经叁零岁,仍然单身的朋友思曼决定自己买套房子。

  虽然手里的存款,离首付还差那么一点点,但她决定找朋友借一点,或者先把房子看着,这一年多节省些,总之,买房的事,必须提上日程。

  不能出门的那段时间,思曼正好在家里,跟父母住在一起,虽然没有三姑六婆围在身边催婚,但父母的双剑合璧,也让她分分秒秒都想往地洞里钻。

  这几年,每年逢年过节,思曼都不好过,就像个多余的人,在家里白吃白喝浪费粮食。

  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总是这样,似乎界限分明。

  十几岁时,必须来生理期,如果过了这个年纪,还没有出现,那么,妈妈就开始着急,带着女孩去跑各大医院。

  到了二十几岁时,女孩又必须要开始恋爱了,尤其是过了贰伍岁之后,如果还没有带个男生回去见家长,日子就不那么清静了。

  好不容易结了婚,排着队来催她生孩子的大有人在。

  再接着,无论她愿意与否,家庭条件能否支持,总会有人在耳边催促着,再生个二胎吧,这样人生就圆满了。

  却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个女生是否想要过这样的人生,似乎她们也没有时间去慢慢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总之,就这样,一辈子都在催生、催结婚中迷迷糊糊,又看似圆满的度过。

  思曼说:

  “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知道,父母是害怕在他们老去了之后,没有人陪伴在我身边,照顾我、爱护我,所以才着急让我找一个人,把我交付于他。其实,说到底,只要我有足够的能力,让父母相信,无论有没有这个人,我依然能好好爱自己,他们一定会理解我的。”

  看着思曼自信满满的样子,特别羡慕现在的年轻女孩,有着明确的生活目标,对自己想要什么,也十分清楚。

  实际上,生而为女人,一生所求的,应该是有能力爱自己,再有余力去爱别人。

  零贰 先谋生,再谋爱

  《奇葩说》辩手马薇薇曾说过:

  “有时我会对这个世界失望,然而,我不曾对自己失望。我爱过、恨过、哭过、笑过,把这一生托付给自己,所以不曾抱怨过。”

  想起之前在论坛看的一个讲述:

  一个女人刚毕业,就嫁给了丈夫。

  刚出象牙塔的男女,依然守着学校里纯真的爱情,是多么美好的事,他们两从大学恋爱到毕业依然在一起,而且一毕业就准备结婚。

  那时候,男人说:“结了婚之后,你不想工作,也没关系,就在家里看看书、种种花,做你喜欢做的事,辛苦赚钱的事,就交给我这个男人来做。”

  当时,女人不是不知道,男人只不过借着学校导师的介绍,找到了一份看上去月薪还不错的工作,但是要靠这份工作,养他们两个人,再买房的,压力还是会很大的。

  可是,女人没有什么事业心,渴望相夫教子的生活,就答应了男人。

  她想着,钱不要太多,只要管吃管住就够了。

  结婚一年后,女人意外怀孕了,男人的收入还是一年前的样子,两个人花不多不少,再来个孩子,就捉襟见肘。

  生了孩子后,生活完全偏离了女人的想像,每天围着孩子的屎尿屁,就连喘口气都要安排时间,每天好不容易熬到男人下班,想着总算有个人了,不需要他做什么事,哪怕帮她看一眼孩子,让她安心痛书的上个厕所也好。

  然而,男人每天一进门,就钻进书房,传来各种电话聊天的声音。

  女人知道,自己没有工作,不能再影响男人的工作。

  然而,有一天,她带着孩子逛街,想着去男人公司楼下,等男人下班一起吃午饭,却看到一个女人挽着男人的手,亲密得像一对恋人。

  女人清楚的知道,男人看到她了。

  晚上回家后,男人提出了离婚,至于孩子,女人想要就自己带,不想要,他会送回老家给父母带。

  挽着他手的女人,是公司老板的妹妹。

  “这个故事,就像一部戏似的。”女人在讲述的最后,这样写着。

  在现代这个社会,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人总是为利来、为利往。

  或许有真正的爱,但当一个人失去了她的价值,或者,她的价值并不是别人所需要的,那么,曾经再美好的感情,大概也不过是人生中的过客。

  谁也无法去评价女人的丈夫是对是错,毕竟,在面对利益的诱惑时,谁又能拍着胸脯坦然的说,自己从未心动过呢?

  女人为什么一定要工作?

  工作是生存的 ,是自己的尊严,是一个温暖的家存在的基础。

  郭德纲曾说:

  “穷人站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钩不着亲人骨肉;有钱人在深山老林耍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宾朋。大英雄手中枪翻江倒海,抵挡不住饥寒穷三个字。”

  这段话,很痛,很扎心。

  但每个女人都应该清楚和记得,时刻提醒自己,无论失去什么,都不要失去生存的能力。

  如果不行,那么,请先谋生,再去谋爱。

  因为,自己有懂得生活,爱才会迎面而来。

  因为,只有在生活里摸爬滚打过,才知道什么来的,最真实、最可靠。

  零叁 先爱已,再爱人

  昨天,思曼跟我说,已经看中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户型,她手里的钱,正好合适首付款,已经带爸妈去看过了,两老都比较满意。

  而且,她也说服了父母,并不是不结婚,而是希望找到一个真正结婚的人,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的人。

  实际上,像思曼的父母这样,担心女儿未来没人照顾的父母真的是千篇一律,但是能够像思曼这样,懂得为自己的将来考虑的女孩子却不多见。

  多数女孩,都活在父母、传统的桎梏当中,在无形之中,给自己设下很多限制。

  朋友陈丽就是如此。

  至今,离婚已经十年她,还带着女儿寄居在娘家生活,整天被父母嫌弃,被兄嫂搜刮。

  要知道,当年她离婚时,丈夫给了她二十多万,她自己在外面承包做生意,手里也有十几万存款。

  这十年来,她不停的在工作,而她的存款,帮娘家的哥哥在镇上买了房,交给父母生活费,可是,依然被人嫌弃着。

  很多人劝她,为什么不自己买套房子,带着女孩自己出来单住,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倒贴了钱,还被人嫌弃住在娘家占便宜。

  陈丽始终想不通,她觉得父母年纪大了,嫂子又凶悍,等等 ,总之,就愿意在那个家里相爱相杀。

  实际上,旁观者都知道,渴望爱的只有她自己的。

  而她既不懂得爱自己,又怎么可能更好的去爱自己的父母和孩子。

  周国平说过:

  “爱是一场精神世界的逃亡,逃到哪里都是疯狂。”

  自我的价值不是别人爱出来的,而是源于对自我真真切切的探索和认知,源自不断努力带来的自我实现。

  爱别人,是一种渴望;爱自己,却是一种本领。

  不要退缩和逃避,真诚的去面对自我意识,面对人生的困惑,再真诚的去爱。

  总之,先爱己,再爱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